您現在的位置:4方>新聞中心>福建頻道>福州新聞
分享

盧佳倫:提燈照亮古龍窯

盧佳倫介紹陶瓷作品。記者 藍瑜萍 攝

福州日報記者 藍瑜萍

“黃石村現在還有做陶瓷嗎?”“前幾年還有,現在好像沒什麼人做了。”

近日,記者前往長樂區營前街道黃石村盧佳倫陶瓷工作室的途中,與司機閒聊時,得到這樣的回答。

從2013年開始,福州陶藝名家、省級非遺代表性項目“薄胎醬釉器製作技藝”市級傳承人盧佳倫駐紮在黃石村做陶瓷,守着福州最後一口“活着”的古龍窯。

眼見起高樓 眼見窯坊塌

走進盧佳倫陶瓷工作室,院牆旁一面製陶牆繪惟妙惟肖;院內舊陶器、盆栽隨意擺放,野趣天成;環顧裏屋,滿眼陶瓷,這裏提供製陶體驗、展覽與交流,也是盧佳倫的起居之所。

8年前,盧佳倫在查找福州陶瓷藝術相關史料時,發現長樂黃石村、下洋村、東嶼村一帶陶瓷歷史文化悠久,過去有很多窯場,是重要的陶器生產區。

為探究這一文化現象,盧佳倫來到黃石村。“在黃石,還真讓我看到一條龍窯,處在繁忙的生產中。”盧佳倫介紹,黃石遺存的古窯有300多年曆史,近70米長,“從專業角度看,這樣的古龍窯實屬難得,在全國也為數不多。”

為研究並保護福州唯一的古窯,盧佳倫在鄉村租下一間農舍,改造成一處有陶藝特色的住所,把陶瓷工作室從中心城區搬過來。

發現龍窯的驚喜勁還沒過去,擔憂就來了。“黃石陶器廠的主要產品為粗陶器,市場需求逐年減少,生存越來越難。”盧佳倫説,幾年後,他的擔心成真了——2017年12月,陶器廠歇業停燒,再也不見窯火映夜天。

從見證窯場忙碌生產的場面,到陶器廠關閉、古龍窯在風雨中“搖搖欲墜”,這一幕幕讓盧佳倫心如刀絞,也促使他儘快行動起來。

在盧佳倫不斷奔走呼籲和長樂區委、區政府的支持下,2019年6月,黃石龍窯舊址被長樂區確定為一般不可移動文物。對他而言,這意味着古窯文物有了法律保護。而這並不是盧佳倫在此駐守8年之久的最終目的。

敢問路在何方

8年時間,對一個鄉村來説,意味着土路換新路、小樓平地起、舊貌換新顏。

在黃石村,有一面陶瓷文化集中展示牆。不同於一般的平面展示,黃石的展示牆裏擺放着各種形制的陶器瓷器。

盧佳倫在鄉間的那處住所,也經常引來村民參觀。

“原來做泥巴也能做得這麼好看啊!”“以為是做粗活的,屋子會髒亂,沒想到這麼幹淨整潔。”“外面的牆畫可真好看!”

這麼多年來,盧佳倫已融入黃石村。記者採訪時,他的屋裏突然竄進一條蛇。他打了通電話,兩名村民便拿着竿子前來幫忙趕蛇。

村民觀念的改變、和諧融洽的場景,並非一朝一夕促成的。最先阻礙盧佳倫保護黃石古龍窯、弘揚黃石陶瓷文化的,正是當地的村民。“這裏的村民祖祖輩輩都是做陶瓷的,不僅苦髒累,而且不能帶來經濟效益,沒人願意再碰它。”盧佳倫説。

陶器廠不動工,古窯對於村民就不再重要,而盧佳倫極力保護古窯的行為也被村民視為毫無意義,懷疑、不理解、不支持的聲音此起彼伏。

“除了村民的不理解,我還害怕颱風天,颱風一來,古窯總會受傷。”盧佳倫眉頭緊鎖,不可抗力因素與人為因素給古窯的保護帶來重重困難。

“要保護古窯,不能忽略人的因素,要紮根農村,用自己的行動去感召村民,讓他們轉變思維,重視、關注當地的陶瓷文化,並通過發展文化產業帶來創收。”為此,盧佳倫一看到有村民站在文化牆前,就會上前聊幾句,村民也經常聚在他的陶瓷工作室喝聊天。

“黃石陶瓷文化的出路,不只在保護舊址本身,它關乎‘非遺’‘海絲’文化,也關乎市委、市政府提出的打響‘閩都文化’國際品牌。”在盧佳倫的設想中,雜草叢生的窯場將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生機勃勃的福州黃石陶瓷主題公園。重視黃石陶瓷歷史地位、深入挖掘陶瓷歷史、吸引青年返鄉創業、歡迎文化藝術人才駐村等舉措將為黃石注入時代的活力,甚至帶動整個黃石村變身“福州國際陶藝村”。

記者採訪期間,盧佳倫的茶室先後迎來兩撥客人,第一撥是陶瓷工匠與愛好者前來請教,第二撥是黃石村的第一書記和村主任來聽取古龍窯的保護建議。

記者還注意到,茶室牆面掛的相框中,盧佳倫身着長衫,短髮豎着,目光直視鏡頭。“這是仿魯迅照的,我敬仰魯迅那種剛毅的文人精神,我也是追星族。”盧佳倫説。

責任編輯:趙睿

最新福州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月神的迷宮兑換碼大全 2021禮包碼CDKEY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週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户端
關注4方微信